纸尿裤成本看涨,但想提价却不容易

因为产能受到影响,纸尿裤的部分原料成本上涨超6成。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口罩生产的行列中去,医用熔喷布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由于部分企业转产医用熔喷布,挤占了其他无纺布材料的产能,导致纸尿裤的原料产能受到影响,部分原料成本上涨超过6成,也带动了纸尿裤的成本上升,已有少量中小企业顶不住率先涨价,但大部分纸尿裤企业并不敢轻易涨价。

疫情发生后医用口罩一度脱销,国内众多企业从纸尿裤、卫生巾、到中石油、车企等纷纷转产口罩,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口罩日均产量迅速扩大,已达到1.16亿个/天,口罩的缺口得到了缓解,但口罩原材料的需求也水涨船高,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

为影响国家号召,贝因美集团也在旗下的纸尿裤工厂引入了两条高速3D超声波口罩生产线,用于生产日常防护口罩和医用口罩,日产量可达50万只。母婴用品和口罩生产在无菌生产条件和卫生检测要求上来讲是同一级别,而且材料上也有共通之处,因此转产并不难。

但贝因美集团的采购人员发现,相关原料的价格却在飞涨,其中熔喷布市场售价从2万/吨,上涨到10万-20万/吨,涨幅超过500%,但依然供不应求;但另一方面,平时供应充足的纸尿裤原料也变得紧俏起来,价格也不断上涨。

而同在杭州的国内纸尿裤品牌9876负责人徐超杰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生产纸尿裤所用的防漏隔边无纺布也就是SMMS拒水无纺布,现在差不多22000-25000元/吨,上涨了约六成,供应也偏紧,有钱也不一定拿得到货,目前大厂的供应链相对稳定,而一些小厂的情况就比较困难了。

正常情况下,口罩的第一层即是拒水无纺布,第二层是医用熔喷布,第三层是亲肤无纺布,内外两层本身生产纸尿裤也会使用,但平时这都不是稀缺原料。

广东无纺布协会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纸尿裤原料供应并不存在困难,涨价是综合因素所致,一方面疫情发生后,生产口罩必须的熔喷布紧缺,部分做SMMS无纺布的厂家可能对生产线进行调整,转产熔喷布,而纸尿裤无纺布的原料产能就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由于市场需求较大,生产无纺布的PP原料的价格也有明显上涨,协会此前了解到,PP切片的价格从每吨万元以下,也上涨至1.5万元/吨。此外,疫情也带来了物流、人员成本的上涨。

另一方面,纸尿裤也属于母婴“刚需”产品,在疫情发生后,部分消费者囤货也加剧了市场供应的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原料的上涨也给纸尿裤企业带来了压力,从2月下旬开始,少数广东等地的中小纸尿裤企业已经发出调价函,上涨的幅度大多在5%。但此前据业内测算,这一轮原料价格上涨核算到纸尿裤产品上可能导致成本上涨近15%到20%。

不过记者注意到,绝大部分纸尿裤品牌并没有涨价的声音传出,尤其在京东、天猫等平台上,目前进口纸尿裤的价格并没有明显变化,多店客服也表示暂时没有收到厂家的涨价通知。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18年线上销售中,帮宝适、好奇等进口品牌占据纸尿裤市场的7成多份额。

在业内看来,纸尿裤企业成本上涨却不敢涨价是有苦说不出。

母婴行业分析人士曹天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内市场纸尿裤品牌众多,近3年国内新出生人口的连续下滑,导致市场竞争加剧,行业本身都是肉搏战,开发销售渠道很难,涨价很容易造成渠道流失;另一方面纸尿裤与奶粉的“刚需”程度不同,奶粉要入口,所以消费者的敏感度极高,不会轻易的更换品牌,但纸尿裤品牌切换并没有太大的风险,涨价可能会导致消费者更换品牌。

“我们并不打算提价。”据徐超杰介绍,上涨的成本他们准备自我消化,毕竟随着疫情的好转,原材料价格会慢慢趋向稳定,工厂也将步入正轨,这种高价不会持续太久,但是对于一些中小型企业来说,这关可能就没那么好过了。

相关文章